小說短篇小說

医手遮天:至尊琴灵师 - 第二章 亲逝

2018-05-07 本文已影響1596人  無夢相贈

  仍舊昏昏沈沈的楚沐顔腦中有一系列的疑問,可憋不住肚子一聲聲的抗議,望著眼前看似寒酸的包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一口咬下。

  呃,硬,好硬!不但硬還食之無味猶如嚼蠟,好難吃!

  吃慣美食的楚沐顔哪裏忍受得住這種粗食,更別說她還咬不動。

  無奈的松口,瞧著包子上一排小小的齒印,楚沐顔羞得臉頰也紅了。

  “怎麽了?”楚沐楓有些疑惑的看著楚沐顔,又瞧了瞧手中的包子,似是明白什麽自責道,“顔兒忍忍,現在情況特殊,有機會哥哥就給你弄好吃的去。”

  哥哥?瞧著楚沐楓那小孩子樣,楚沐顔實在沒辦法把他和哥哥聯系在一起。不過隱隱之中她知道有什麽變了。本著既來之則安之的態度,楚沐顔並沒有當場發問。隨著一段時間的了解試探,跟隨著楚沐楓東躲西藏逃竄兩月之久的楚沐顔終于明白了一件事——她穿越了!

  過去的她的確已經死了,現在的她是楚家嫡女楚沐顔,竟與前世的她同名同姓。由于家族旁系奪權叛變導致如今他們的逃亡。

  不過楚沐顔並不覺得糟糕,只因爲她有個猶如前世那樣寵愛她的哥哥楚沐楓陪伴,就好像她前世的哥哥還在。無論前世還是今朝,只要哥哥還在,一切都好。

  舒心一笑,楚沐顔對著向她走來的楚沐楓甜甜的叫了聲:“哥~”

  突然幾道人影憑空而降,楚沐楓眉間一皺,趕緊加快速度沖向楚沐顔。

  “小心——”

  楚沐楓一把拉住楚沐顔就往外跑,身後緊跟著的一群人怎麽也甩不開。兩人跑上山,慌亂下陰差陽錯走到死胡同,來到了懸崖邊。

  就在楚沐顔不知所措之際,楚沐楓在她懷中塞了些東西,把她推向離懸崖有段距離的石洞中,而自己獨身一人明晃晃的繼續向前跑著,牢牢將那群人吸引住。

  “臭小子,看你往哪跑!”

  在一個陡峭的懸崖邊上,一位清瘦的少年擋在一群凶神惡煞的人前。

  盡管少年發絲淩亂、衣衫汙迹斑斑、身上更是大大小小傷口無數,可那眼神的堅定與執著,這一份心中的執念似給予他無窮的力量。

  毫不畏懼的挺直腰板,淩厲的掃過眼前的人,少年低眉輕笑,忽的周身綠光大盛。

  看見少年周身的光芒,那群人中一中年人眼神微凝,一個手勢衆人後退半步,而他從中走出,直視少年滿臉的惋惜。

  “不愧是被譽爲天才的大少楚沐楓,年僅十四歲就成爲了四星靈師,不過可惜了……”

  說著中年男子手掌一翻,淡淡的青色從掌心冒出,如挑釁般諷刺的看著眼前的少年。

  “可惜了,老朽雖不才,這把年紀前幾日剛好沖過中級屏障,如今比你也就高那麽一點點,真是可惜啊~”

  楚沐楓並未回答那中年男子的話,轉頭溫和的淡淡掃了眼後方,眼中擔憂更甚,而手上的動作卻越來越快,深綠的光芒籠罩著懸崖,周遭忽的風起,飛沙走石,霧氣彌漫。

  顔兒,記住哥哥的話,哥哥只願你好好活著!

  “竟然是風水雙屬性!大家小心!”

  只聽一聲怒吼,一道淡青色的光芒從綠光中穿破,看似均勢力敵,但隱隱有著壓到綠光的趨勢。

  畢竟是高自己一星級,更是跨越了中高級屏障,楚沐楓慢慢有些後繼無力,蒼白著小臉一心堅持著,只想爲顔兒,他那僅剩的親人,他最愛的妹妹多爭取些逃跑的時間。

  “哼!看你還能堅持多久!風騰虎躍——”

  中年男子一聲大喝,一只猛虎從他的手中幻化而出,巨大的虎頭張開血盆大口朝著少年撲越而去。

  “風逆,十字斬!”

  楚沐楓凝重的望著撲面而來的虎頭,迅速收攏起漫布而開的靈力,雙手合十、平轉、開合,隨著雙手舒展,從手心中閃現一道十字綠光向著虎頭切割而去。

  “砰——”

  藍綠相撞,靈力的碰撞造成小規模的靈力暴動,到底存在等級的差距,青色靈力以微小的力量勝出,虎頭被十字斬斷,可是暴走的力量大多向著少年沖刷而去。

  “嗯哼~”

  一聲悶哼,楚沐楓噴出一口心血,瘦弱的身子無力的隨著力量的波動飄忽而起,劃出道抛物線,摔落懸崖。

  就這樣完了嗎?

  楚沐楓從沒感受過如此的無力,隨著身子的掉落,目光潛意識的掃過懸崖另一側——妹妹躲藏逃走的方向。他仿佛又看到了那個他最愛的妹妹,穿著母親新制的綠襖,睜大眼睛有些呆萌得對著自己傻笑,糯糯地喚著:哥~

  帶著滿心的祈求與祝福,他閉上了雙眸,只剩下嘴邊淡淡的笑意。

  顔兒,你一定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哥——

  在離懸崖有一段距離的一個石洞下方,楚沐顔雙手緊捂住自己的小嘴,生怕一不留神發出那麽一星半點的聲響,淚水如決堤的壩噴湧而出,一雙大眼緊緊盯著懸崖,心碎了。

  爲什麽?爲什麽又是這樣?爲什麽?!

  哥——

  “六爺,現在怎麽辦?”

  楚沐楓被力道沖撞落崖,中年男子那方雖然受的影響較輕,可也人仰馬翻,個個被搞得灰塵土臉,淩亂不堪。

  “哼,都是沒用的東西!”中年男子,也就是他們稱呼爲“六爺”的那人,抖了抖衣衫的灰塵,不滿的冷哼一聲,“今日就先如此,我們走!”

  “呃,這就走?可是小姐……”

  “什麽小姐?!哪來的小姐?!”提出質疑者話還沒完,就被中年男子當頭一拳。

  “反正楚沐楓掉落懸崖,八成是死了,至于楚沐顔那小女娃,一個毛還沒長齊的僞靈師,又能掀起什麽風浪?”中年男子見那小厮連連點頭稱是,這才語氣稍緩。

  “是是是……”

  “走吧,就這麽個小廢物,哪值得我們費心思?說不定沒幾天就自己餓死了,就說那丫頭和著那小子一起掉下崖便罷,懂了嗎?”

  “懂了懂了,六爺高見,高見!”

  衆人見中年男子帶頭先走,趕忙緊隨其後。

  楚沐顔怒目圓瞪,緊緊注視著這群人從她所藏匿的洞前走過,使勁全身的力氣抑制著自己心中的憤慨與仇恨,緊握的小拳頭都滲出絲絲血迹也不自知,只是死死的盯著那群人的背影,牢牢的將他們每一個人的樣貌映入腦中。

  哥,這一回我可以爲你報仇了,你等著,我會讓那些傷害過你的人,那些傷害過我楚家的人,連本帶利統統還給我們!

  良久之後,楚沐顔從石洞中爬出,站在懸崖上使勁眺望崖下,可一無所獲,原本清澈的眼眸漸漸淩厲凶狠,染上仇恨的塵埃。

  “哥——”

  撕裂的呼喚聲響徹天際,換不回事實的殘酷。

  楚天齊,我要你親眼看著你千辛萬苦奪來的楚家分崩離析,我要你嘗嘗最愛的人在你面前死去的痛,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微信關注公衆號小桔秋色,更多精彩

下一篇上一篇

猜你喜歡

熱點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