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短篇小說

医手遮天:至尊琴灵师 - 第一章 穿越

2018-05-07 本文已影響1382人  無夢相贈

  京都中醫藥大學,全國最爲頂尖的中醫藥學府,今年的畢業典禮尤爲隆重,全校師生群集只因爲今年的畢業生中有一位特殊的學生——楚沐顔。

  “下面,有請我們的畢業生代表,獲得世界諾貝爾獎的楚沐顔同學,上台致辭!”望著台下那白裙飄逸純淨如仙的人兒,主持人的聲線也高亢八度,眼中是滿滿的欽佩與驕傲。

  她,楚沐顔,年僅22歲,雖然還是個即將畢業的學生,可她早已坐診多年,中醫水平更是能與許多老一輩抗衡,或者說超越。並且在去年憑借自己研究出的有關抗癌細胞的中醫辯證,獲得了世界諾貝爾獎的最高榮譽。

  她,是他們的驕傲,是學校的驕傲,更是國家的驕傲!

  在一片熱烈的掌聲歡呼下,楚沐顔優雅的踏上了講台,如玉的纖手剛握住話筒,場下即刻靜谧無聲。

  “各位老師同學們好,很榮幸有機會在此發言,四年的愉快大學生活轉瞬即逝,在此我除了感謝,只想說一句——醫者從心,仁者得仁。”望著台下一張張真摯滿含憧憬的臉龐,楚沐顔略微停頓片刻,淺笑道,“相信自己,我的今天將會是你們的明天。”

  “嘩啦啦~”又是一片激動響亮的掌聲,雖然楚沐顔說的不多,可她那看似奢望的激勵已在衆多師生心中掀起了點點漣漪,或許有一日,他們也能如她那般耀眼。不,僅僅有他百分之一的耀眼也能心滿意足。

  隨著楚沐顔的致辭結束,畢業典禮也接近尾聲,燈光忽的一暗,再亮起時,一台古琴已至于講台之上,隨後是楚沐顔的飄然而至。

  落座、擡手、撫琴。

  在衆人的驚異中,一曲《高山流水》傾瀉而出,跌宕起伏的音律帶領著衆人仿佛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高山流水,若人生,急緩跌宕。

  她,楚沐顔,不但中醫絕倫,又有誰知她還是音樂界公認的音樂公主,論琴技更是不輸旁人!

  淺笑輕撫,這一曲便是她對這愉快的四年時光的一份還禮。

  夕陽西下,在那橘色的深沈伴襯下,楚沐顔走出了學院大門,第一眼便看見那熟悉的身影向自己走來,滿眼都是對她的寵溺。

  楚沐顔加快腳步向他走去,只想捏起他的耳朵調皮道:哥,妹妹我可是畢業了,你說好的嫂子什麽時候給我找來?

  沒錯,這個他不是別人,正是她寵妹無度的親哥哥韓毅。

  由于父母在她出生不久有過爭吵離婚,使得兄妹倆一個跟父姓一個跟母姓,更因此相隔兩地無法碰面。而韓毅本就對妹妹期待已久,因此在父母複合回歸後幾乎恨不得跟著楚沐顔形影不離,最終造成已經將近三十的韓毅至今未有對象,將全家人急的團團轉。

  可還不等這兩兄妹相聚,一輛轎車飛速擋在了兩人之間,竄到楚沐顔身前,刹那間靠著楚沐顔一側的車門打開,一只手順勢將楚沐顔擄進了車廂。

  “顔兒!”韓毅一看不妙,趕緊跑回自己的車中,猛踩油門直追而上,同時急忙撥打電話以備不時之需,“劉強,盯緊車號XZ5488的棕紅色轎車,方向是京都中醫藥大學往西。他們綁架了顔兒,給我速度派人過來!”竟敢瞄准顔兒,找死!

  韓家,世界財富排行前百的世家可不是那麽好欺負的!竟敢瞄准顔兒,找死!

  兜兜轉轉好幾圈,幾次跟丟都在韓毅的堅持不懈下再次追回蹤迹,眼看著他們駛進郊外的一處荒蕪廢墟,韓毅通知完下屬地點,想也不想單身而入。

  雙手被制的楚沐顔還沒反應過來,就有異香入鼻,整個人頓時暈暈乎乎。

  該死,是迷香!哎,要不是她從小對武學沒有興趣,哪會令局面變得如此被動!可現在只能咬緊牙關刺激自己的神經不至于昏睡,後悔之色無半點用處。

  還好楚沐顔長期研究草藥,對藥劑有一定的抵抗力,雖不至于完全暈厥,可等她真正清醒時已經身處一偏遠空曠之地。在她身側有一蒙面男子看著她,而離她不遠處哥哥韓毅正赤手空拳與四個手拿鐵棍的凶惡大漢搏鬥著。

  一對四,瞧著那些歹徒出手狠辣熟練樣定是老手,再加上武器的缺失,即便韓毅從小習武,武力值驚人的他身上也多處受傷,瞧得楚沐顔心驚肉跳憂心不已。

  可能因爲楚沐顔中了迷藥的關系,注意到身旁的男子注意力不在自己這。楚沐顔乘機偷偷往邊上挪動企圖逃走。只要她能離開,相信以哥哥的能力逃脫並不是問題。

  可是才沒移幾步,迎面又跑來一蒙面男子,有些不甘的對著地面吐了口唾沫,朝著那幾個同夥便大叫道:“還有其他人跟蹤,綁架是不成了,趕緊滅了離開!”

  說著,那蒙面男子便從衣袋裏掏出把小巧的手槍,對准企圖逃離的楚沐顔就是一槍。

  “砰——”一聲槍聲起,楚沐顔心中一緊,擔憂的望向突然抱住她的哥哥,只看見他緊皺著濃眉,抽搐的嘴角勉強擠出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顔兒別怕,很快就會有人來救我們了……”

  “哥~~”

  楚沐顔明顯感覺到腰間的力道變小,強撐笑顔的哥哥身子漸漸下滑,她只能使勁抱住他的身子,可是哥哥還是倒下了,在她的面前倒下,她的眼中只有滿手的鮮血,紅燦燦的,哥哥的血。

  驚愕的盯著哥哥背部的槍洞,又是一聲槍響,她也隨之倒下……

  “顔兒,太好了,顔兒你終于醒了!可把我擔心死了!”

  伴隨著有些熟稔的親切叫喚,朦朦胧胧間楚沐顔悠悠轉醒,然而映入眼簾的卻是張陌生的小臉,不過那眼中熟悉的寵溺與關切使得她忍不住輕喚出口。

  “哥~~”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楚沐楓見此高興得有些手舞足蹈,想到什麽突然跑到一角挖出個巴掌大的紙包裹,小心翼翼的捧到楚沐顔面前,“顔兒,餓了吧,趕緊吃點。”

  紙包慢慢掀開,裏面是兩個看著有點生硬的白饅頭。環顧四周,破敗的牆面、積灰的佛像、零星的幹草散落一地,這俨然就是座破廟。

  這是什麽地方?他是誰?我又爲何會在這裏?他口中的顔兒又是誰?

  微信關注公衆號小桔秋色,更多精彩

下一篇上一篇

猜你喜歡

熱點閱讀